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继电器厂家 >

她被用铁链锁在地下室里还被迫生了7个孩子

发布日期:2022-05-10 10:05   来源:未知   阅读:

  个2015年上映的犯罪片改编自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个女孩被邻居所骗,被囚禁在一个房间内长达7年,甚至还被迫生下了罪犯的孩子的故事。女主角布丽-拉尔森凭借这部影片,一举夺得了2016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这部载誉满满的电影,也让绑架囚禁类型的犯罪暴露在了大众的视野之中。

  2021年,一部与《房间》类型相同的电影《地牢女孩》上映。和前者不同的是,《地牢女孩》改编自一个真实案件,今天,小志就为大家讲述一下这起藏在电影背后的残酷罪案。

  18岁,是无数人一生中最精彩的年纪,可对于生活在奥地利的伊丽莎白-弗里茨来说并非如此。

  1966年,伊丽莎白出生在奥地利的阿姆斯泰滕的一个大家庭中。这家的男主人约瑟夫-弗里茨和女主人罗斯玛丽-弗里茨一共养育了7个孩子,在邻居眼中,约瑟夫是一个成功的电器工程师、商人,全家人住着宽敞的大房子,如果要选出这个社区的模范家庭,弗里茨一家绝对会在候选名单中。

  事情在1984年8月28日这一天彻底改变了,那一年伊丽莎白刚好18岁。这是极其炎热的一天,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在屋内休息,享受空调带来的凉爽。约瑟夫却没有贪图这份惬意,他拿起工具走向闷热的地窖,这里几乎已经装修完整,只差安上一扇铁门。

  可能是那扇铁门太重的缘故,在楼上休息的伊丽莎白很快听到父亲在喊着自己的名字,要求她下来帮忙。这里我们要先讲一讲两人的关系,伊丽莎白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乖乖女,实际上,她从11岁开始和父亲的关系就非常差,邻居们听时不时出现在弗里茨家的警官们说,二人的矛盾来源于约瑟夫对伊丽莎白的虐待,这件事也能从伊丽莎白之后的表现中看出一二。在完成奥地利官方要求的义务教育后,伊丽莎白不想继续读书,于是进入了一所职业学校,预计毕业后成为一个女服务生。1983年1月,她曾离家出走,和朋友一起去维也纳闯荡,可三周之后就有警察找上门来,将她送回了家。此后伊丽莎白完成了职业学校的学业,在家的附近找了一份工作,但依旧和父母住在一起。

  听到父亲呼唤的伊丽莎白,虽然心里不想帮忙,可还是迫于家长的权威,走进了地窖。安装铁门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困难,约瑟夫三下五除二便结束了战斗。地窖实在是太热了,伊丽莎白刚想踏上楼梯回房间,这时,一只手从背后抓住了她,随后一块潮湿的布被按在了她的口鼻处,一股刺激中略带甜的味道()瞬间冲进了她的呼吸道,伊丽莎白眼前的世界逐渐黑了下来。此时的伊丽莎白还不知道,她再次踏上那段返回外界的楼梯,需要等到24年之后。

  眼看着到了晚饭时分,一家人全都到齐了,唯独不见伊丽莎白。鉴于她有过离家出走的经历,身为母亲的罗斯玛丽没有太担心。几天之后,伊丽莎白还是不知踪影,罗斯玛丽便在约瑟夫的提醒下向当地警方上交了一份失踪人员报告。

  几个星期过去了,伊丽莎白依旧音信全无,每当有人来安慰弗里茨夫妇时,约瑟夫都会表示,两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忽然有一天,一封署名“伊丽莎白”的信件出现在了弗里茨家门口,在信中,伊丽莎白表示自己受够了现在的生活,决定去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重新开始。

  警方再次来到家中,约瑟夫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女儿会去哪,现在看最大的可能是参加了一个组织——因为他之前曾听伊丽莎白提起过。实际上,这个父亲对所有人撒了谎,他知道女儿在哪,就在距离警察站的地方约20英尺的地下。

  其实在1970年代中后期,约瑟夫就有了修建地窖的想法,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囚禁伊丽莎白。约瑟夫出生于1935年,在他的童年已经少年时代,这片土地还在受纳粹思想的荼毒,这也导致了他的原生家庭分崩离析。据约瑟夫自己表示,这深深伤害了他,可以说是粉碎了他的心理健康,以至于在此后的岁月,这个变态开始对自己的母亲产生欲望。

  但此时的他还不敢做出任何违背人伦的犯罪,只能将这些猥琐、恶行的想法隐藏。可伊丽莎白出生后,约瑟夫果断放弃了对母亲的觊觎,转而开始对女儿迷恋,用他自己的话来解释:“伊丽莎白很叛逆,这实在太像我母亲了。”

  女儿给了约瑟夫实施监禁的想法,那么接下来需要解决的就是监禁地点。此时正值冷战期间,修建防空掩体对一个奥地利家庭来说极为普通,70年代后期,约瑟夫就成功弄来了官方许可,甚至还从地方议会那里得到了几千块的经费。

  约瑟夫对于建造这座地窖可以说是相当用心,为此他租了一辆挖掘机,在花园里施工了几个月。这间地窖是按照避难所设计的,所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卧室、卫生间一应俱全。想要进入这个地窖,需要在类似墓道的昏暗长廊中穿越8道门,其中的几道还是密码门,最后一道,就是约瑟夫喊伊丽莎白来帮忙安装的铰链门。

  将地窖归类成避难所对约瑟夫来说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家人对这里永远都不会有好奇心,时间一长,他们就会习惯这里的存在,并因此忽略它。即便如此,约瑟夫依旧谨小慎微,在囚禁伊丽莎白期间,约瑟夫对地窖进行了扩建,为了掩盖这项工程,他还同时在花园里修了一座游泳池。当弗里茨家的人们在里面享受水带来的凉爽时,在他们脚下,伊丽莎白正在和恐惧抗争。

  24年到底有多长呢?我们简单列举几个在伊丽莎白被囚禁期间发生的事大家来感受一下:在她被囚禁期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爆炸和泄露,DNA首次被用于定罪,O.J.辛普森因谋杀被捕,戴安娜王妃去世,整个世界进入了互联网时代。

  对其他人来说,世界仍在发展,而伊丽莎白的世界却始终停滞不前。起初,约瑟夫用铁链将伊丽莎白的双臂绑在背后,之后将铁链锁在她床后的金属柱上,伊丽莎白能活动的范围只有半米。两天后,他转而将锁链绑在了女儿的腰间,给了她更多行动的自由。

  被铁链束缚只是苦难的其中一环:地窖根本就不适合长期生活,土墙总是会渗出大量的水,伊丽莎白只能用自己的毛巾一点一点将其清理干净;老鼠是伊丽莎白唯一能见到的活物,可它们会传播病毒、偷吃食物甚至是咬她,而这个姑娘只能用一双手保卫自己;夏天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日子,由于通风不畅(没有窗户),整个地窖会变成一个桑拿房……

  更让她绝望的是来自约瑟夫的性侵犯。被铁链捆住9个月之后,约瑟夫为伊丽莎白松了绑,理由是这些铁链会妨碍自己对女儿进行侵犯。每天早上9点,约瑟夫都会前往地下室为自己的工作制定计划,这项举动他在休息日都不曾停止,偶尔他还会在里面过夜,不过他的家人对这种现象完全不担心——毕竟这只能证明他是个勤奋的人。

  但对于伊丽莎白而言,每次和约瑟夫的相处都是煎熬。起初的两年,约瑟夫对伊丽莎白实施完全的冷暴力,除了会偶尔带些食物给她,从不跟她讲一句话。过了一段时间,约瑟夫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随着这些而来的是无尽的痛苦。约瑟夫把自己的兽欲全部发泄在了这件地下室中,反复地殴打伊丽莎白,有时在她倒地之后还会补上几脚。

  此外,约瑟夫会逼着伊丽莎白和自己一起看,来了兴致还会对伊丽莎白进行羞辱性的,这个男人有一个恶趣味,就是重演一些暴力中的场景。在被捕之后,约瑟夫曾亲口承认,自己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性侵了女儿至少3000次,这些虐待让伊丽莎白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约瑟夫对伊丽莎白实行着恐怖的“统治”,他会时不时威胁后者:“如果你不不按我说的做,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你怎样都不可能逃出这个地窖!”有时为了折磨伊丽莎白,他会让地窖断电好几天,伊丽莎白不仅要一个人在黑暗中度过,还要面对烂在冰箱里的食物散发的恶臭和滋生的蛆虫,这样的生活击溃了伊丽莎白的内心,她曾数次想要自杀。

  就在这时,伊丽莎白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个新生命成为了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可短短十周之后,她就在约瑟夫的虐待下流了产。两年之后,伊丽莎白再次怀孕,这次她顺利等到了临盆的时刻,可她得到的只有一些消毒水,一把肮脏的旧剪刀和一本1960年代的关于分娩的书。幸好老天保佑,伊丽莎白和女儿才能在那样肮脏的环境中活下来,两年之后,伊丽莎白又生下了一个男孩。

  这两个孩子和她一起住在地窖中,约瑟夫每周都会带来他们需要的食物和水。伊丽莎白就像《房间》里的女主角一样,试图用自己所接受过的教育来教导孩子,并尽力在这种可怕的环境中给他们最正常的生活。

  接下里的十几年里,伊丽莎白又在同样的环境下生下了5个孩子。其中有一个孩子在出生66小时候就不行夭折,伊丽莎白伤心欲绝,而约瑟夫连看都没有仔细看,直接将那具小小的尸体扔进了焚化炉。另外的四个孩子,他将其中一个留在了地窖,并决定把其中三个放到楼上去养。

  为了不让自己的妻子看出端倪,约瑟夫故技重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将一个孩子用被子包裹整齐,和自己逼迫伊丽莎白写下的信一起放在门口。在信中,“伊丽莎白”向家人汇报了自己的近况:一切平安,只是养不起孩子。就这样,这三人以外孙的身份留在了弗里茨家。

  令人震惊的是,社工会定期来拜访弗里茨家,但他们从来没有质疑过这三个孩子的来源和外表。毕竟伊丽莎白因信奉出走的事在当时已成定局,而孩子们长得像祖父母也还没有超出人伦纲常的接受范围。

  地下的情况依旧凄惨,约瑟夫维持着他的统治,这次他的威胁更具体了一些:自己已经在地窖安装了一些装置,如果伊丽莎白敢去开门,那么门会放电电死四人。如果他们想要逃跑,自己会将毒气放进这间地窖,将他们全部毒死。

  其实在漫长的20多年中,并非没人发现异样。弗里茨家曾将一楼出租,房客多次向约瑟夫反馈过地下室总是传出异响,但是约瑟夫每次都拿“故障的管道”或“燃气系统”异常搪塞过去。

  伊丽莎白就这样在地窖中被囚禁到了2008年,这一年的4月,伊丽莎白19岁的大女儿Kerstin突发疾病,在地窖中失去了知觉。这次,平常十分残暴的约瑟夫一反常态,让伊丽莎白帮忙将Kerstin抬到自己的车里,之后又命令她回到了地下室。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是24年来伊丽莎白第一次在地面上活动,此时,距离她真正重见光明还有一周。

  Kerstin被约瑟夫送进了医院,当然,用得还是老借口,声称自己收到了一张伊丽莎白写来的纸条,上面详细记录着Kerstin的信息。警方花了一周时间想从Kerstin口中得知其家人,尤其是其母亲的下落,可到最后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此时,约瑟夫成为了找到伊丽莎白的唯一突破口,警方开始对他进行调查。

  寻找Kerstin家人的节目开始在电视上播出,在地窖中的伊丽莎白看到了节目,开始恳求父亲放她出去。此时约瑟夫已经年过70,早就对维持地上、地下两个家庭力不从心,2008年4月26日,他终于决定放伊丽莎白出去看望女儿。

  伊丽莎白没来得及享受24年来朝思暮想的自由,就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医院看望女儿。医院很快注意到了这个早就消失不见的人,第一时间通知了警方。当晚,警方将她扣押在了医院,威胁她说出全部的事实,如若不然,将指控她虐待自己的女儿。

  面对这样的指控,伊丽莎白苦笑了一下,向警方提了一个要求:只要能保证她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父亲,就会将所有事实和盘托出。在得到警方的保证后,伊丽莎白把这24年来的经历说了出来,这花费了好几个小时,在她结束讲述后,现场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第二天,约瑟夫就被逮捕。面对一切的指控,约瑟夫均不承认,还想用自己的老一套来应付。他对警方表示,是伊丽莎白自己退出了教派,并主动找上门来,自己也是两天前才重新见到她的。只是这次,没有人再会相信他的鬼话。

  紧接着,案件进入了诉讼阶段,约瑟夫被指控犯有谋杀婴儿、强奸、、绑架、非法监禁和奴役。值得一提的是,警方在查阅资料得知,约瑟夫其实是一名惯犯,1967年,他曾闯入隔壁镇一名24岁护士的家中,并强奸了她,同时他还是另一起强奸案的嫌疑人,此人被判刑18个月,后服刑12个月。按照当时奥地利的法律,他的犯罪记录15年后便从个人档案中被删除,要不是警方的资料库还留存着案底,他的这桩罪行可能就从此无人知晓了。

  2009年3月,案件正式开庭审理。约瑟夫不肯承认全部罪责,但警方一早就给他和Kerstin等人做过DNA鉴定,确认他就是伊丽莎白所生孩子的生物学父亲,强奸罪肯定是没跑了。没想到这时他的辩护律师跳了出来,主张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其他的罪行成立,甚至还在法庭上声称约瑟夫是个好父亲,他“完美”的维持了两个家庭的运转,并且对住在地窖里的一家有足够的“关爱”,证据就是约瑟夫曾将一棵圣诞树带进地窖,甚至还送进去过一只金丝雀。

  但是检方也准备充足的证据进行反驳。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一再强调地窖的高度只有1米68,根本不是人能生活的高度,并且还拿来了一箱从地窖中收集到的食物,这些食物所散发的霉味让整个陪审团避之不及。除了这些,检方还放出了杀手锏——伊丽莎白本人与警方和心理专家的会面全纪录,全纪录片长11个小时,其中的细节让陪审团头皮发麻。

  为了让这个恶魔付出代价,伊丽莎白鼓起了勇气,在经过精心变装后,她出席了第二场审判。原本还嘴硬的约瑟夫意识到女儿此时出现在了法庭上,瞬间变得脸色苍白,随后便承认了所有罪行。

  2009年3月19日,法院判处约瑟夫无期徒刑,15年之内不得假释(此时奥地利法律中已经没有死刑)。约瑟夫接受了审判,如今他仍在监狱中服役。

  至于伊丽莎白,她和自己的孩子们接受了奥地利当局提供的治疗,还在这一过程中找到了真爱,如今正生活在一个隐秘的村庄中。即便现在他们已经过上了正常的生活,但这二十多年的创伤并没那么容易愈合。Kerstin和两个弟弟患有严重的PTSD,就连睡觉都必须开灯、开门。伊丽莎白的第二个儿子长成了畸形,因为他原本的身高为1米73,无法在地窖中舒展身体。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约瑟夫,2012年,罗斯玛丽和他离了婚。2019年,有报道称称当时84岁的约瑟夫出现了痴呆的迹象,并且心理健康正在恶化。2021年,阿姆斯太滕当地法院决定将约瑟夫从监狱中的刑事精神病特别单位转移至常规单位,不过当即遭到了当地检察长的强烈反对。一旦当地法院的决定生效,那就意味着这个臭名昭著的罪犯可以在2024年申请保释。

  目前该案仍在走精神鉴定的程序,但当地检察部门表示,约瑟夫通过这项测验的概率微乎其微。

  即便他此生剩余时间都要在监狱里度过,小志还是想说,这个恶魔受到的惩罚,与伊丽莎白所受的折磨比起来实在是太轻了。